即对书画收藏稍事涉猎

  我与朝辉的相识源于对民族传统书画艺术的共同痴迷,当时他还是一名旅居日本,专事中国名家书画回流的学者。我清楚地记得,在他的家中我们第一次见面,朝辉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书房里琳琅满目的图书,还有他对自己藏品文献知识性的解读。

  知识的洗礼,实践的历练,一路伴随着朝辉的成长,从本科生到研究生,到鲁迅美术学院教师,从书画研究学者到北方资深书画藏家,到业内鉴定专家。

  孔子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朝辉出于对历史文化的挚爱,早在本科学习期间,即对书画收藏稍事涉猎,此后十多年的旅日生涯,为他从事书画收藏,提供了广阔的历练、发展和成就的空间(由于地域和文化的原因,日本民间所藏中国书画较多)。在市场拼搏中,大量地过眼、过手,不间断地学习,从失败的教训里感悟和接近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之境界,是任何一名优秀的书画鉴定、收藏专家成长的不二法门,朝辉也正是沿着这条法则一路蹒跚走来。有人说他天资聪慧;有人说他才情独具;有人说他刻苦勤勉;也有人说他得获天时。其实,如果让我来说朝辉今天的成就是诸种因素的结合,颇有些老生常谈。我所知道的朝辉能够走到今天是他对艺术和生活的特别热爱,是不为更多人所知晓的艰辛付出,是敢于反复跌倒后的挺身大胆前行。

  收藏艺术品不单纯是对物的占有,收藏家内涵的高下不仅是收藏品拥有量的比较。朝辉历经十余年的努力,所藏中国名家书画质量之精,数量之多,业内人士无疑是深为钦佩的。资产积累的意义于其已经淡化模糊,更多的担当起社会责任是朝辉现在常常思考的问题,他重视自己学识修养的培养,坚持从收藏的本位出发,进而对中国艺术精神做深入的品读。

  统观朝辉的书画藏品,重在近现代,兼及明清。其中以金石画派巨匠吴昌硕、齐白石的作品数量最多,一方面是因为两位开派艺术大师在近现代中国美术史上的卓越成就和令人仰止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朝辉自身对他们异常喜爱,并且学习他们,他本人也擅画大写意花卉。同时,还藏有张大千、傅抱石、徐悲鸿、黄宾虹等近现代名家的作品,以及明、清时期的林良、朱郎、罗牧、蓝瑛、张瑞图、八大山人、高其佩、郑板桥、沈铨、吴历等名家作品。

  吴昌硕是我国近现代交替时期杰出的中国画大师,他的大写意花卉引领了后海派绘画的风骚,并且创造了文人画发展史上新的高峰。上世纪二十年代初,在曾任大阪商船及日清汽艇株式会社买办的王一亭、日本篆刻及金石学家河进荃庐和京都文士领袖长尾甲的大力推介下,吴昌硕的金石书画风靡东瀛,大受日本官、商、学者、民众等的追捧,使得吴昌硕的作品在日本的保有量较大,这也为朝辉提供了更多地接触、购买大师真迹名作的机会。据朝辉自己介绍,这十多年来累计过手的吴昌硕作品有150余件,在这其中他精选了40件作品留作收藏。

  这40件作品可以说幅幅精彩,张张可堪称之为吴昌硕的代表作品,创作时间从缶翁60多岁,直至其84岁卒年,于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形式,包括书法、绘画、书信、印章等,将一代巨匠的艺术成就加以诠释。在这些作品中,有近10幅作品为大师暮年(1921-1926年),和去世后翌年(1928年)在日本高岛屋办展时的作品,现存有长尾甲亲题箱书,高岛屋美术部统一编号,统一制盒,同样可以视为十分有价值的文物。这些作品已分别辑入早年与展览同时出版的《缶翁墨戏》、《缶庐近墨》和《缶翁遗墨》之中。

  我个人认为,单就朝辉所藏吴昌硕作品而言,无论是其规模,还是水准,与国内、外各大文博机构,以及一些私人藏家相比,完全可以说是位列前茅,甚至令人惊叹。这不免让人想起汉代李延年脍炙人口的诗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朝辉在书画收藏领域有此成功的确是我们辽宁人的骄傲。

  齐白石的作品是朝辉的另一主流藏品。白石老人衰年变法,走吴昌硕大写意花卉一路,独创红花墨叶法,并将绘画体裁拓展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朝辉所藏齐白石的作品近30件,时间跨度从变法时期到晚年90岁。其中变法时期的《芭蕉小禽》与《芭蕉蝉鸣》两幅作品,同时间、同形式、同体裁,原本应为一对孪生作品,却因岁月而疏离,巧遇朝辉之手相聚,不能不说是收藏的一大乐趣!此外更有《案上清供》、《酒熟蟹肥》、《棕树瓦雀》等难得一见的水族和花鸟画佳品。

  近现代其他名家的作品朝辉亦有所藏,如张大千的《青杉闸送行图》、徐悲鸿的《猫蝶图》和《柳鹊》、黄宾虹的《山静日长》、李可染的《牧牛图》等,无论尺幅大小,其艺术价值颇高,皆为画家的创作精品。

  古代书画,由于年代久远,几经社会动乱和自然损坏,世间存量有限,故朝辉所藏这部分书画作品,还不能单就某一古代名家形成收藏规模,但其以精、佳为准则,所涉画家和作品也足以让业内人士,甚至文博机构注目。

  朝辉所藏清代朱耷(八大山人)的作品《兰蕙图》是个人收藏中难得一见的真品,不仅将他的收藏品位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同时也代表了其个人鉴定水平的精、准。所藏明代吴门画家,文征明的代笔人朱郎的《西园雅集图》、清代著名画家郑燮的《峭壁芝兰》和沈铨的《百禄图》不仅绘制精美、细致,艺术水准高,而且尺幅巨大,保存完好,足可以与博物馆中的同类藏品等量齐观;所藏明代画家罗牧的《山水》图,递载于8种书籍、并有两次展览,可谓难得;所藏清代著名画家吴历的《溪边小景》乃上海博物馆所藏《湖天春色图轴》的姊妹篇;所藏明代著名画家蓝瑛《弄璋图》,曾经清代大收藏家吴荣光收藏,并编入《辛丑销夏记》中,是蓝瑛早年所绘人物画,流传有序,更具美术史研究价值。

  朝辉的藏品取其一二,可为好事者终生满足。朝辉却始终朴实低调,向来言而有物,从不妄语,人有所求,古道热肠,尽心助之,不计回报。因此文博界、鉴赏、收藏界、教育界、书法美术界,以及喜爱艺术品收藏的各界朋友一经与之交往,无不认可其人其行。与此之外,我与朝辉接触,时常感到他在艺术面前的单纯,无论是议论书画艺术史的大师之作,还是有机会一同观画研究,每提到和每遇到佳作精品,朝辉便欢欣鼓舞,快乐之情溢于言表,我等为之感染,且不能止。古圣贤有言: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有力,胜己者强。朝辉对此都能有所为。尤其是自知和胜己,他重视以往的教训和经验,对失误和过错铭记不忘。他剖析自己的书画鉴赏水平,依旧认定还要继续增长见识和学问;他从事绘画创作,选定要采取提高书法艺术的方法。

  朝辉身处物欲横流中,却能把握自己的文化艺术事业方向,他乐于向学生传授知识,忙于读书作画、著书立论,擅于开拓自己的眼界,他常说作一名优秀的教师是我人生最大的愿望。

  朝辉对教师职业的热爱,大概源于他始终眷恋校园生活的情结。朝辉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继而东渡扶桑读取了艺术专业硕士学位,而后又回到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任教。人们也许对其收藏知之偏多,而对他锲而不舍的理论钻研能力、孜孜以求的读书习惯、挥毫泼墨的绘画水平知之尚少,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朝辉从绘画进入收藏,又从收藏中学习、感悟后回归于教学和绘画创作之中。书画收藏事业极大地开阔了他的视野,积蓄了创作底蕴,提高了认识与品位,提升了他的创作水平。朝辉专攻大写意花鸟画创作,这与其藏品以吴昌硕、齐白石为主是相互关联、相得益彰的。

  上师古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朝辉在书画收藏领域的认识与成就使其于个人艺术创作之路上走了一条捷径。长一双看名画的眼睛是每一名艺术创作者的必修课,忽视了对传统的继承,过分强调自身作品的画面效果,往往会陷入艺术创作的误区。朝辉对名家字画的研究、鉴定与收藏的经历,于其自身的书画创作之路上,恰好贴合了师从古法,以古为基的理论,于传统中发展,在继承里创新。朝辉的大写意花鸟画以骨法入笔,在大量观察、临摹和研习大师先贤的艺术作品,尤其是名家真迹后,沉淀、积累出自己的艺术品性。可以看出他的个人作品充分吸收了传统文人画的营养,由金石画派而生发,笔墨凝练却不失鲜活,展新又不失法度,看似简单、随笔的笔触之中,可见一个人十几年、几十年的文化沉积和精神素养。人们常常把中国写意画笼统地理解为心性、意境等一些元素化的特征,但这仅仅是一些元素,师古传统也是客观的,谁都不会成为别人的影子,一个画家不论如何师古,其自身的东西必然会体现。观冯朝辉的作品,你会感到其于传统之外对自然纯情的悟道和个人心性的广大,这对于专攻大写意花鸟画的画家来说是难能可贵的。

  诗、书、画、印是中国文人画的四大元素,于书画之外,朝辉亦喜欢创作诗词,注重自身诗性的养成,是文化积淀的必然,是思想凝炼的迸发。生活中的一情、一景、一事、一物,甚至是别人无意间的一句话,他都能引来入词、和诗,随口而成,思维宽泛,感情饱满,平平仄仄,朗朗上口,情调无限。于其书画作品中,朝辉亦常题写其自作诗,这在当下的画家中,能事者不多。诗、书、画、印的完美结合是朝辉个人创作追求的目标,也是中国文人画追求的最高境界。

  算事业须由人做。承传和弘扬中国的艺术文化,需要投入赤诚和能力,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做好事业。朝辉恰值盛年,与书画结有令人不可及的机缘,积累了先于年龄的成熟和成就,日后希望朝辉能在教师这个高尚的职业里,在鲁迅美术学院这个广阔的舞台上,对中国的文化艺术进行更加系统、深入地探索,将自身的鉴赏知识做更为缜密地研究与传播,同时在水墨丹青之上能够勤于耕耘,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以己之所藏,同社会共亭;用己之所悟,引学生共为;凭己之所画,与后人共赏。

  朝辉人生理想的实现尽在其间。

上一篇:深圳风景园林协会盆景文化研究室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