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前人的字画多多少少都要有所收藏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即绘画与收藏的关系。绘画作品被人收藏是画家创作的动力之一,收藏家选择什么样的书画作品入藏也是对其鉴赏水平的一个考量,二者虽行为主体不同,但其本意均源自于对艺术及其内含价值的喜爱与追求。

  在古代以及近代,由于印刷技术的落后,交通、交流的不便,画家出于喜爱,更重要的是为了师古,对于前人的字画多多少少都要有所收藏,有所研究,有的画家的藏品还甚为丰富,如明代的董其昌、文征明、笪重光,清代的恽寿平,近代的张大千、吴湖帆、徐悲鸿等。到了当代,由于印刷技术的发展,网络信息的发达,画家们往往是画而不藏,这就直接导致对前人艺术成就继承得不足,研究得不够,而过分地强调当下自身作品的画面效果,往往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陷入了艺术创作的误区。

  不长一双会看名画的眼睛,又如何能创作出高格调的艺术作品来呢。

  上师古人,外师造化,中得心源。

  冯朝辉君就是这样一位能于喧嚣中辩明方向,于进取中坚定步伐,秉承传统与发展,坚持继承与创新,较好地集书画收藏与艺术创作于一身的人。

  关于冯朝辉:自知胜己

  20年可以让一个人从青春到中年,让皱纹爬上眼角,让银丝散布鬓间;20年更可以让知识、经历、感悟与认识装满头脑,让一个人从学生到老师,从学者到专家。

  1993年,冯朝辉从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毕业,先后就职于辽宁省委统战部、沈阳市委组织部。尽管工作很舒适,但他内心一直有着艺术的梦在躁动。怀揣着梦想,1996年底,他独自一人飞往了日本。异国他乡,没有亲人、朋友,不懂日语,恐惧?!后悔?!但是他知道不能放弃,开弓没有回头路了。虽然语言不通,人不相识,但艺术没有国界,对美的学习与感知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中、日两国一衣带水,有着相近,甚至相同的文化渊源,中国的艺术品在日本也同样深受欢迎,冯朝辉想辟出一条蹊径实现自己的艺术梦想。

  一年的语言学校学习,冯朝辉考入日本国立京都教育大学研究生院,专攻美术教育日本画专业,获得硕士学位后又攻读东洋美术史专业的博士学位前期课程,其后就职于日本亚细亚文化艺术中心。

  艺术的视野打开了,扑面而来的艺术气息激发着冯朝辉的创作灵感。日本浓厚的中国艺术氛围,尤其是遍布城街的公、私博物馆、古董店大都藏有中国名家书画,为冯朝辉师古中国传统水墨提供了可遇而不可求的客观条件。取法乎上,在大量临摹中国古代、近现代名家书画作品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的经历和感悟冯朝辉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传统中透露着现代,严谨中体现着创新,规矩中蕴含着奔放,深受日本藏家们的喜欢,他创作的水墨画《老树孤鸦》获日本亚细亚水墨画特选。

  老子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有力,胜己者强。在冯朝辉身上,自知与胜己,尤为突出,自知是梦想与追求,胜己是超越和突破。冯朝辉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和艺术品质证明了这一点。

  关于收藏:别时容易

  艺术品收藏是有故事的,一个传承,一次找寻,一个偶遇,一次求购,正是这些故事才使得艺术品收藏如此地充满魅力。作为收藏家冯朝辉的收藏同样是有故事的。

  冯朝辉说,他进入收藏界是顺时顺势的,没有功利之心。因为喜爱艺术,学习传统文化,冯朝辉结识了很多同样热爱艺术,从事艺术品经营的日本朋友。是他们启发了他,支持了他,更培养了他,将一件件中国早年流传至日本的名家书画作品,通过购买的形式回流祖国,历经十六年不辍。天赐的机缘,聪颖的才情,刻苦的学习,艰辛的实践,冯朝辉凭借天时、地利、人和成为了东北个人收藏领域中的大鳄,他所收藏的中国名家书画,质量之精、数量之多,业内人士无不为之惊羡。

  收藏不单纯是对物的占有,更重要的是收藏者对其藏品的研究,以及通过藏品所体现出来的个人品位。冯朝辉的夫人在他即将出版的《辉缘翰墨朝辉藏名家书画精选》序言中这样评价自己丈夫的收藏过程:十多年里,读过的书可谓汗牛充栋,鉴过的字画不胜枚举;十多年里的收藏故事太多太多;十多年的捡漏似乎件件是传奇;十多年里艺术市场的跌宕起伏早已装在心底

  统揽冯朝辉的书画藏品,重在近、现代兼及明清,其中金石画派巨匠吴昌硕、齐白石的作品数量最多。据冯朝辉介绍,十多年里累计过手的吴昌硕作品有150余件,齐白石的作品达50幅之多。辽宁省博物馆研究员、副馆长由智超先生认为:单就冯朝辉所藏吴昌硕作品而言,无论是其规模,还是水准,与国内外各大文博机构,以及一些私人藏家相比,完全可以说是位列前茅,甚至令人惊叹。

  冯朝辉收藏朱耷(八大山人)的《兰蕙图》、郑板桥《峭壁芝兰》、吴昌硕的《葫芦》、齐白石的《酒熟蟹肥》、傅抱石的《高山仰止》等画作,多是记载、著录清晰,流传有序的艺术珍品。他所收藏的明代画家罗牧的《山水图》、蓝瑛的《弄璋园》,清代画家吴历的《溪边小景》等,更具有较高的美术史研究价值。

  冯朝辉从事收藏,更善研究,能深入品读其中蕴含的知识要点,考证、考据藏品的内涵与外延,将其放在历史的时间表上去定位,而后向学生讲授,整理出版,传播传统文化,提高艺术爱好者的鉴赏水平。

  我总在想,一件历史久远的艺术作品被某一个收藏家收藏,定是冥冥之中的某种缘分使然,故我认为收藏在心,在机遇,在缘分。2001年,冯朝辉有幸购得一幅经张大千收藏的、清代朱耷(八大山人)的画作《长松老屋》,该画作从古至今经二十几本书出版、著录,画作右下角盖着张大千常用收藏印别时容易。破于当时的经济状况,冯朝辉委托中国嘉德公司公开拍卖了这幅作品,现在谈起,他总在说:这将是我收藏之路上永远的伤痛和遗憾。人生百年,对于艺术品来说,任何一个藏家都不过是临时保管者,但就是这份临时保管,也足以让人生丰富,使其内心充实。冯朝辉说。

  眼下他正在忙于出版自己的藏品集《辉缘翰墨》,这本著作不单单是其收藏的历代画家书画作品的一个展示,他还从专业研究的角度对每一幅藏品逐一赏析、注解,反映出了冯朝辉丰富的鉴定知识和高超的鉴赏水平,其价值远胜于一本普通藏画集。

  关于创作:妙象尽意

  他从绘画进入收藏,又从收藏中学习、感悟后回归于绘画创作之中,这也正是冯朝辉人生追求的最终目标。他说这些年收藏不但没有耽误绘画,反极大地更开阔了视野,积蓄了创作底蕴,提高了认识与品位,提升了创作水平。他专攻大写意花鸟画,这和其藏品以齐白石、吴昌硕为主是相互关联,相得益彰的。

  对于中国画,我一直钟情于大写意画的创作,看似凌乱、随笔的笔触之中,可见一个人十几年、几十年的文化沉积和精神素养。正是由于大写意花鸟画作品所体现出的内蕴、激情、疾走、凝重,而使其独具艺术魅力。冯朝辉的大写意花鸟画以骨法入笔,在大量临摹和学习大师先贤的艺术作品后,沉淀、积累出自己的艺术品性。可以看出他的画充分吸收了传统文人画的营养,由金石画派而生发,墨凝练却不失鲜活,展新又不失法度,看似简单,却充满真实感。守望历史,坚守传统,蓄势而后发。

  冯朝辉的画作是在师古传统的基础上,深入生活,默观自然物象,深入品察,然后熟谙在心所得,体现了画家对自然的心悟,更呈现出个人心性的广大,这是专攻中国画大写意画家难能可贵的。品味他的画作,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可达妙象尽意的情怀。

  人们常常把中国写意画笼统理解为心性、意境等一些元素化的特征,但这仅仅是一些必要的元素,传统也是客观的,谁都不会成为别人的影子,一个画家不论如何师古,其自身的东西必然会体现。观冯朝辉的作品,你会感到他的谦逊、诚恳、亲切与快活,这就是他的为人,他的生活。

  尽管冯朝辉的画作如他自己所说,还要求索,还要进取,但他能在躁动的大千世界里,心境平稳,从教为友,不为物所累所惑,执守中坚,高举传统大旗,指导他的学生于传统中创新发展,足令人侧目。

  品味冯朝辉的收藏,品读他的艺术创作,让我们重新走进传统,踏着五千年的文化基石开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