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艺术家不应该只是为展览做作品

  2015年3月15日,第三届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正式向公众展出,一开场,就吸引了香港的大批拥趸,接踵而来的人流将香港会议展览中心挤得水泄不通。当日,长征空间的参展艺术家汪建伟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艺术家不应该只是为展览做作品,这样的话,艺术家的工作变得很真实,而且也变得很谦虚,这种谦虚就表现在你非常单纯地在为你的工作付出。

艺术家汪建伟(左)与策展人李振华(右)

  汪建伟介绍:其实自己的作品是在去年古根海姆展览的同时一起做的。这样的话,就觉得古根海姆的展览和展会上看到的这三年作品,实际上在同样一个时间产生的。汪建伟认为应该纠正一个长时间的误解:就是认为艺术家做的作品,一定是为某一个特殊的计划和特殊的空间。但是我觉得这是展览的一种方式,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艺术家可以每天在自己的工作室工作,而且这种工作不是为了某一个特定的计划和特殊的展览。

  因为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艺术家不应该只是为展览做作品,而且是你应该持续地对你的喜欢的工作做作品。汪建伟说。

  有时候我开玩笑,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政治。汪建伟说,应该纠正一下这个说法:以前老是把政治、艺术分开,好像艺术家在自己工作室做工作,是叫艺术,艺术家必须把自己的工作停止下来,去某一个地方集结,参加某一个集体活动叫政治,叫社会,艺术家自己每一天真实的工作不叫社会。而实际上,艺术家每一天在你最真实的空间,付出努力的工作,他就是艺术家在真实地参与你的社会。艺术家没有一个公共意义上的社会,就是你必须捍卫每一个人对社会不同的解释。

  汪建伟认为:起码从一个宏观意义上来讲,我觉得巴塞尔博览会带来了一个更开放的、更普遍性的、更普适性的一种当代艺术的方式。因为在这之前,大家老是在谈中国性啊,中国走向世界啊,怎么亚洲走向世界啊,这个世界总是在这样的一种扑朔迷离和相互观望的这样一个态度中展示出来的。起码巴塞尔博览会解决了一个让大家都坐到这个桌子上看一看吧,这个是很重要的。让大家跟这个世界之间,变得更自然,而且变得不是那么纠结,变得不是那么彼此遥远的观望。因为这种遥远的观望,有的时候会形成一种隔阂,而且这种隔阂,又会产生很多我认为很腐败的问题,比如说身份问题,地区特殊性问题,政治问题,社会问题,到最后这些问题都让大家远离了艺术问题。所以说,开放和公平在某种程度上,会捍卫艺术最基本的那个公平。

  记者:首先,请介绍一下您这次参加香港巴塞尔的作品。

  汪建伟:其实我的作品是在去年古根海姆展览的同时,一起做的。因为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艺术家不应该只是为展览做作品,而且是你应该持续地对你的喜欢的工作做作品。这样的话,就觉得古根海姆的展览和你们看到的这三年作品,实际上在同样一个时间产生的。而且我觉得我还纠正了一个我们长时间一个误解:就是认为艺术家做的作品,一定是为某一个特殊的计划和特殊的空间。但是我觉得这是展览的一种方式,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就是艺术家可以每天在自己的工作室工作,而且这种工作不是为了某一个特定的计划和特殊的展览,我觉得这样的话,艺术家的工作变得很真实,而且也变得很谦虚,这种谦虚就表现在你非常单纯地在为你的工作付出。

汪建伟在香港巴塞尔的参展作品《条件No.6》

上一页 1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