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以他们不同的视角为策展带来新的思考和可能性

  编者按:近些年来,伴随着80后青年艺术家的成长,一批80后策展人也逐渐走上艺术世界舞台,并以他们不同的视角为策展带来新的思考和可能性。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助理与学术部主任郑闻就是这其中的一位,2012年就职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以来,其策划的重要展览达30 多个,如群展《不在现场: 感官阈值与一种在地性的漂移》、《亚洲视野:国际影像展》,个展《乔-彼得威金中国首展》、《皮肤的文体:毛焰》、《缪晓春2015》等。他的策展与写作展示了另类的艺术气质与犀利的学术立场,不仅逐步提升了南艺美术馆在展览品质上的水准和影响力,同时也以其冷酷的策展气息和生猛的语言方式引起人们的关注。本期,艺术中国记者专访青年策展人郑闻,分享他的策展经历与艺术观。

郑闻

  记者:作为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的学术主任,你怎么看待依托高校建立起来的美术馆的角色定位?

  郑闻:国际美术馆业有一个3M理论,即Museum、Market、Media。首先要承认美术馆只是整个艺术生态的冰山一角,在下面支撑它的是市场和媒体,艺术不可能脱离这个体系而存在。我个人希望高校美术馆不回避讨论艺术和商业的关系,但致力于预言和生产出新的艺术/经济的思想和模式。比如我一直借用经济学家科斯思想市场这一概念,成为新价值体系输出地和新艺术潮流的引导者。也只有这样才可以给学生们带来些干货。

  记者:即将或刚刚步入三十的策展人已经逐渐登上各大展览的舞台,作为其中的一员,你如何理解策展人这一概念?在具体操作上你希望和其他人有何不同?

  郑闻:从所谓的创造力和想象力方面来说,策展人终究是一个二手职业,所以不必太在意策展履历和业界评价,因为就目前状况看,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策展人的写作水平和思想建构能力在思想史或艺术史上都很难站得住脚。策展人提出的所谓主题往往也挺扯淡,比如2015威尼斯双年展全世界的未来这类,基本都是正确的废话。

  至于自己,我只是把策展人的经历作为一个更加理解艺术的过程。我对自己的要求仍然是首先成为一个有趣的人,一个思想的人,一个写作者与创作者。

《亚洲视野》

《不在现场》

  记者:2015年是你多产的一年,策划了15个展览,发表了近20篇文章,拍了3部纪录片。从这些数字上已经足够让人关注了,同时,像《不在现场》《乔-彼得威金》《寒枝惊雀》等展览又取得了较好的影响力和学术反馈。这样大的体量,展览的筹备和策划工作又非常繁琐,你是如何完成的?

  郑闻:就像打游戏一样,一站一站,打到年底,就通关了。

  记者:如果对它们做一个简单的说明,你如何进行脉络的梳理和分类?

  郑闻:大致可以这样划分,重要的群展有《不在现场: 感官阈值与一种在地性的漂移》、《亚洲视野:国际影像论坛特别展映》、《物自体:当代艺术的材料学与再设计》这三个。都是带着问题意识针对当代艺术不同现状策划的。

  艺术家个展则有《乔-彼得威金》中国首展、《寒枝惊雀:尹朝阳2015-2016跨年展》、《缪晓春2015》、 《大江东去:汤国个展》、《脱轨的游戏:梁昊鹏慕尼黑个展》、《中国之梦:梁昊鹏不莱梅个展》,分别涉及了不同媒介、不同年龄层次的几位重要艺术家。

《缪晓春2015》

《物自体》

  本年度影像档案的研究也在持续,有《导演的身份:加拿大实验影展》、《沙巴哈维考尔实验影像展》、《南京好声音:刘健和他的朋友们》、《24:许翔实验影像展》这四期。重点介绍了北美实验影像的重要个案,以及南京当地的重要影像力量刘健和许翔。

  此外,还有在北京无界艺术举办的《大地上的描绘者:大卫丹尼尔斯对画吴冠中》,是有关中西美术史比较研究的一个展览,以及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策划的《园中梦:刘伟冬个展》这一学院交流展。

《导演的身份加拿大实验电影放映及对谈》

《许翔实验影像展》

上一页 12 下一页